陈长年等专家论道“中国汽车自主创新”

浏览量:10 次

陈长年 记者 欧阳祖兵 摄

昨日,“中国工程科技论坛——2010中国汽车自主创新”大会进入第二天。千余专家聚首重庆,“中国汽车自主创新”成论道主题。这既切合中国超越美国,成世界汽车第一生产大国时机,也切合雄心勃勃东道主重庆,在中国汽车产业中举足轻重地位。但选此议题,背后有更深层次潜台词。“已经世界第一汽车产销大国了,但我们仍技术弱国,这十分尴尬。”中国汽车工程学会高级顾问陈长年昨日在接受本报专访时直言,如何突围迈向强国,国家产业转型主题词,“重庆当然也不可能袖手旁观”。陈长年服务中国汽车工程学会,与中国工程院、重庆市政府一起,共同主办了此次重庆论坛。面对记者提问,陈长年一一解析了从汽车大国向强国迈进产业瓶颈、突围路径,以及在激烈产业竞争中,重庆可作何应对。

要形成院士建议书上报国务院

重庆商报:包括30多位院士在内1000多名专家聚首重庆,讨论主题定为汽车,有什么样重要意义?

陈长年:几十年来,国家很多战略都通过重大专项来实现,汽车也不例外。现在,我们已经世界第一汽车产销大国了,下一步如何走,很值得思考。11月中旬,我参加了国家“十二五”专项规划讨论,本来说这个月工信部会下发一个通知,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来,说明还有一些不同意见。

重庆这次论坛规格很高,来重庆参会前我就得知,会后要形成一个院士建议书,完善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,上报给国务院。按照要求,我也做了很多思考和准备。干了几十年研究,都73岁人了,也要知无不言、言无不尽。

重庆商报:这个话题很沉重吗?

陈长年:昨天,我上网看了一篇报道,受到很大震动,英文版《中国日报》上一篇文章,认为我们国家经济发展面临很大、不可持续隐患,引用国家领导人一些讲话。其实,汽车产业就一个缩影,如果我们不解决转变方式,调整汽车产业发展结构性问题,肯定就不可持续

井喷投资不理性引发担忧

重庆商报:目前,很多地方都在争相上马相关项目,汽车产业投资态势一个什么样状况?

陈长年:用“井喷”来形容,一点不为过。

看看这些数据就明白了:“十五”期间,我国汽车产业总投资为2350亿元,前面9个五年计划期间总和一倍以上;“十一五”数据还没有出来,但前四年已经8840多亿元了,超过10000亿元板上钉钉事。我相信,“十二五”、“十三五”投资还会继续增长。表面上看来,这很繁荣事情,汽车产业进入了春天,但我发现,很多投资不太理性,发展可持续性,得画一个大问号。

重庆商报:为什么这样说?

陈长年:这么大投资支撑着汽车工业发展,里面很大一部分不理性,甚至破坏性。这两年,我到过很多城市。去年和一位院士去一个经济发达沿海省份,这个省说要建商务车基地。我当时在会上就说,你这个投资不理性,不符合国家汽车工业发展规划。后来,他们经委主任私下向我诉苦,说要完成GDP指标,不发展房地产就搞汽车,选择很小。

最坏,有地方政府由于投资冲动,居然把地产和汽车“绑架”起来了。我在一个城市参加一个开工典礼,他们要在一片青山绿水上建一个汽车零部件产业基地,占地3000亩,6万元一亩地。后来我明白了,做汽车零部件只需要300亩,政府批那么多地,意思2700亩搞房地产,搞房地产挣钱再拿来发展汽车。你说,这里面就有不理性投资?会造成很多隐患?

重庆商报:怎样做才算理性?我们最需要解决什么?

陈长年:“十二五”马上就要开始了,这我们从汽车大国转向强国关键时期,从企业到地方,再到国家之间,产业竞争一定会越来越激烈,但这个竞争一定创新竞争,不用数量衡量

车重降九成可省三成油

重庆商报:所以这次重庆论坛关键词有两个:“中国汽车”和“自主创新”,吧?

陈长年:。这个选得很好。我们投资那么大,但利用率世界最低,投资效率世界最低。一直到现在,差不多70%投资买设备,我们汽车装备对外依赖度超过80%,发动机90%。其实,很多大型整车厂告诉我数据超过95%。譬如有一家著名企业,最近一年光从国外进口发动机生产线,就花了100多个亿。

重庆商报:在全球,这个产业有一百多年历史了,中国毕竟只有几十年,创新也并非一日之功,哪些方向可以关注和突破

陈长年:现在能源很紧张,碳排放也一个很敏感事情。那么,节能一定汽车发展创新一个重要主题。有一个值得我们国内企业关注世界趋势——汽车轻型化。今年世界车身全球会议,丰田就推出了一款200公斤重轿车,差不多传统汽车重量1/10。它办法,创新使用一些新型材料和复合材料。目前,在美国和欧洲,汽车用复合材料已经超过航空航天,成为第一大户,而且进展速度超过两位数。我们邻居日本、韩国进展也很快。但遗憾,中国企业步伐明显落后了。

重庆商报:汽车轻型化能带来多大节能效果?

陈长年:节能效果要好于电动车,如从2000公斤降到200公斤,节油效果一定超过30%以上。这方面相关技术攻关,我们已建议写入国家相关规划,包括重庆企业在内,都可以申报

另外,在汽车智能化、关键电子、发动机等方面研究,也企业特别需要重点攻关领域。

重庆企业产业可考虑整合

重庆商报:您这些观点,相信对重庆汽车产业发展同样会很有启发意义。对重庆这个汽车生产重镇,您有何具体看法和建议?

陈长年:现在搞创新,必须牺牲眼前利益。我知道长安注重创新方面投入,这很有远见。还有,我也到长安考察过很多次,和他们有一些联系。比如,长安四年前就给我们报了一个镁合金项目,要做20万辆镁合金汽车,这个我们也列入“十二五”规划,希望能有所突破。

从零部件到汽车、摩托车整车生产,重庆有那么多企业。我认为,如果中国汽车产业洗牌,重庆要有很强竞争力话,应该把产业链条进行整合。我借你们报纸,给薄书记、黄市长建言:先把重庆地面上汽车产业整合起来,整合起来资源共享,就可以大批量地、流水线地生产,零部件也共用,集中研发,重复建设就减少了,那产业就非常强大了。

重庆商报:如何整合?

陈长年:比如说发动机变速器,集中一个,这些企业都用这个,从研发到生产,这个投资就会小得多,这完全符合市场经济东西。

还有,重庆齿轮故乡,也有西南铝优势,发展汽车产业要充分利用。加上重庆还有这么强制造能力,一旦整合,汽车生产发展方式就发生改变了。如现在用机床采用切削技术,改用成型技术后,每年就至少少消耗几万吨钢材。记者 胡顺涛

人物简介

陈长年,教授,高级工程师。中国现代国画巨擘陈少梅与著名女画家冯忠莲之长子。现任中国汽车工程学会高级顾问、中国汽车制造装备创新联盟秘书长,多次参加国家汽车制造业相关重大专项规划论证。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陈长年等专家论道“中国汽车自主创新”